华纳国际 > 宏观 > 正文

旧貌换新颜 易地扶贫搬迁还不是终点

2020年10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在易地扶贫搬迁中,时间紧、资金量大,金融机构发挥的金融支持作用不可小觑。

华纳国际近年的脱贫攻坚事业中,易地扶贫搬迁可谓是最大的工程之一,也是能得到资金最多的扶贫政策之一。政策原意是想让居住在穷山恶水地方的贫困户搬离原住处,把住房搬到一个适合生存发展的地方去。在实际基层的运用中,很多也扩展应用到了解决贫困户的住房问题上。

华纳国际但时间到了2020年,易地扶贫搬迁进入倒计时,就剩下了最难啃的“硬骨头”。比如位于“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凉山州悬崖村。据统计,凉山州易地扶贫搬迁群众占全省总数的25.7%。而位于凉山州的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悬崖村)更是因其险峻的地势闻名全国。

2016年5月,因为媒体报道 “悬崖村”孩子爬藤梯求学的故事,几乎直上直下的藤梯刷新了很多人对贫困二字的认知。从那时起,这个藏在深山里的“悬崖村”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华纳国际时隔四年,今年5月,悬崖村84户精准扶贫户的易地扶贫搬迁也颇受关注。

“悬崖村”带着油橄榄下山了

“悬崖村”名为阿土列尔村,坐落于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支尔莫乡的千米悬崖之巅。凉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和四川民族类别、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区,由于基础条件差、致贫原因复杂、自然条件极端恶劣、交通不便等因素,这里成为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硬骨头”,是“短板中的短板”。

华纳国际今年5月,他们整体迁入了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作为四川省规模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这里安置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有3914户、超过18000人,在5月10日到14日,集中五天时间基本完成搬迁。

华纳国际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昭觉安置点情况看,安置小区宽敞安静,设计元素极具彝族特色,小区配套还有健身器材,不少老人和孩童在小区内玩耍。相较此前悬崖村的破落屋社,可谓是彻底的旧貌换新颜。

但对贫困地区的村民来说,割舍世代居住的土地并不容易。这就要求当地政府在实际操作时,做到精细精准。据了解,悬崖村易地搬迁采用双向选择,老弱妇孺下山进城、青壮年留下来参与旅游开发,不搞“一刀切”。但对搬迁贫困群众来说,搬得出,还要稳得住、能致富,关键还是靠产业和就业。

某色日者是悬崖村的一名致富带头人,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过去他全家6口人,上有老下有小,全家要吃饭,但当地却没有任何产业,像所有的当地村民一样,他的家里就靠种土豆和玉米维持生计,一年总收入才4000元左右。如今,村里发展起来油橄榄特色产业,从此他和家人有土地的流转收入、在油橄榄基地务工的收入以及油橄榄销售分红,一年下来可以挣2万多元。

华纳国际“现在的收入相当于过去的5倍,我们村民都觉得有奔头了,大家都有了精气神。”某色日者非常感慨,短短几年,悬崖村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地村民的日子开始一天比一天好。

而这些,都归结于凉山州大力发展油橄榄特色产业。近年来,凉山州着力建新村、育产业、夯基础,脱贫成色和质量显著提升。目前,凉山州种植油橄榄树达8万余亩,计划到2025年发展到100万亩,其中凉山州昭觉县悬崖村有近200亩。

油橄榄种植第2年就可以挂果,3-5年进入盛产期,保守估计一亩可产1000斤果子,每斤果子保底收购价4元,扣除人工成本、农资1000元,净赚3000元。油橄榄已经成为凉山州的一项致富产业。

新家安置路还长

在易地扶贫搬迁中,时间紧、资金量大,金融机构发挥的金融支持作用不可小觑。

云南省会泽县是尚未脱贫摘帽的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之一。该县10万人进城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是全国最大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项目,也是会泽县实现脱贫摘帽的关键性工程。对于全国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项目来说,后续资金需求必然巨大。

据介绍,由五矿集团下属核心子公司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会泽县易地扶贫搬迁新城(二期)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金额15.5亿元,因项目建设体量大、工期紧、任务重,急需2亿元流动资金贷款支持,用于会泽县新城建设项目。

农业银行获悉后,第一时间发起业务调查流程,总分支行三级联动,积极推进,对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进行了2亿元授信额度切分,额度专项用于会泽县贫困人口易地搬迁新城建设项目(二期)流动资金需求,并在5、6月分两期完成了资金发放。

云南武定县的“招商银行·葵花新村”项目,也是当地的重要扶贫安居工程项目之一。该项目总投资2800万元,累计投入资金1900万元,其中有700万元来自招行。该项目的实施将实现130户贫困户507人从原居住地迁入集镇驻地,极大地解决当地安居问题。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个易地搬迁安置点时发现,对许多完成了搬迁的居民来说,他们面临着新的担忧。怎样融入新的生活圈,怎样在新的地方就业养家,恐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决。

华纳国际从现实情况来看,不少人是搬了新家,但老家的土地房产照样保留,他们平时依旧往返于新家与旧宅,对老家土地产出的依赖度仍然很高。下一步若收回老家的土地和房产,这些贫困户在城市里的生活是否面临新的挑战?

一个贫困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下,每户交几千元就可以住上县里的新房子,家里五口人,合起来就是一万多,钱不多,可是他们家除了爸妈,三个男丁都还没有结婚,如果失去了家里的房和地,万一结婚了,一套房就不够住了,新房的问题怎么解决?县里的房价一平几千元,未来对家庭来说可能是新的负担。

一位驻村干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易地扶贫搬迁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好事,当然要战胜贫困,让村民真正过上自食其力、勤劳致富的日子,不能只靠补贴和政策。需要真正发挥生产力,这一点上,不可否认的是,城镇的就业机会更多,当然对于进入城市较晚的贫困村民来说,或许竞争的成本不小,但各行各业和政府,都在极力进行资源和政策的倾斜,这是他们新的机遇与挑战。

华纳国际“易地扶贫搬迁是他们生活的新开始,而不是终点。都说扶贫先扶智,战胜贫困的决心和勇气同样重要。”他表示。

 返回21经济华纳国际>>华纳国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旅行青蛙拍电影天津摇号港股大跌1万亿特别国债罗永浩卖花翻车肖战回应近期争议广州暴雨引泥石流巴西确诊全球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