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国际 > 商业 > 正文

5G的下一个目标:探索新商业闭环 杜绝“单打独斗”

2020年10月1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倪雨晴 

专家认为,5G网络成本是4G的4~5倍,运营收入将超过4G的6倍,5G的投资回报状况与4G相当。

三大运营商启动5G商用一年以来,中国5G产业发展迅速,基站建设规模居于全球首位,目前国内已有60多万座5G基站,并在今年全面启动SA网络部署。

华纳国际随着5G网络的大规模部署,中国的5G业态也进入了新阶段。在10月14日-16日举行的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期间,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未来三年我国处于5G发展的导入期,要坚持适度超前的建设节奏。在华为运营商BG总裁、常务董事丁耘看来,中国5G下一阶段的核心目标是,要从体验和商业闭环等角度去打造最成功的5G。

华纳国际这意味着,一方面5G和行业的结合更加深入,应用、生态在持续导入。本次展台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到,5G的C端、B端、H端场景纷呈,各厂商展示的并非模型,而是诸多实时交互的现场远程操作等案例。多位通信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车联网、AR/VR、云游戏、能源行业、制造业等都是重要应用方向,C端应用爆发预计最快也要明年,B端尚需要培育期。

华纳国际另一方面,一年多来,5G的舆论场上关于投资高、回报难的质疑不断,因此本次论坛上,5G商业模式也成为重要议题,如何打造新的商业闭环,需要上下游产业共同来定义和重构。

华纳国际尽管国内5G商用成绩斐然,行业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大会上谈道:“5G的发展面临的挑战与前几代相比更为严峻,尤其是在国际形势加剧的不确定情况下,5G仍然需要长期负重前行。运营商对5G的投资回报压力很大,需要适度超前、稳步推进5G网络部署,培育生态,形成以建促用的良性模式,同时要看到5G的社会贡献,远超出通信行业的效益,从国家长远利益看,5G作为数字经济新引擎,责无旁贷。”

B端C端应用潜行部署初期难题待解

国内5G推进情况超出业内预期。

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鲁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记者介绍道,C端方面国内5G套餐用户超1.5亿,终端累计发货超过1.2亿,5G手机已进入千元机时代;B端的CPE、模组等已推出超过100款。

华纳国际在鲁勇看来,5G的价值“拐点”将很快到来,同时,面向个人的创新业务也将进入高速发展期。不仅如此,5G已经在许多行业实现创新应用落地,截至今年6月,三大运营商5GtoB项目合计超过5000个,相关总营收超过15亿。

在To C领域,5G需要一个杀手级应用,正如3G时代的微信,4G时代的抖音,如今大家也等待5G的爆款应用在某个领域爆发;而To B领域更是5G应用的重中之重,目前已经由行业标杆开始逐步规模化拓展,比如华为就聚焦在矿山、电网、港口、钢铁等领域。

华纳国际与此同时,不论是5G的个人业务还是行业应用,都面临着不少难题需要解决。

在个人业务方面,丁耘表示,目前中国已建成全球规模最大的5G网络,但是与韩国、瑞士等5G部署较早的国家相比,中国的5G事业若要取得更大成功,仍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比如,5G网络部署的初期,用户体验存在差距,不可避免地存在“假、哑、差”的问题。当前中国的5G用户已经过亿,然而,但有很多用户买了5G套餐,但使用的却并不是5G手机;另一方面,有5G手机的用户所在的区域可能没有5G的覆盖,整体来看,“机”、“网”、“套”匹配度仍然不高。

对于运营商而言,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丁耘谈道,打造最成功的5G,从个人业务上来说,可以从三个方面实现商业闭环:一方面是开源,即通过创新的差异化应用来加速释放流量的红利;另外一方面则要节流,要从整体的角度对运营商的TCO进行优化;第三,要站在明天看现在,面向5G即将带来的账单风暴等潜在问题,及早升级目前的运营平台,提升数字化水平,提升运营的效率。

华纳国际对于行业应用,华为中国区副总裁、运营商业务部总裁董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必须要与行业方案提供商、上下游伙伴、客户共同进行创新实践,也就是生态的协同;其次,当前阶段要先根据区域特点做好行业选择,确定哪些场景具备先发优势,具备刚性需求,重点发力;再者,就是要有设计出成熟的商业模式以实现价值利益的合理分配,避免同质化竞争。

华纳国际此外,董明还谈道,ToB当前不求“百花齐放”,只求针对先发行业场景有的放矢,并且在“0-1”的创新之后,不要急于追求“1-N”,还要进行一个“1-3”的复制过程,提炼行业共性的场景需求与解决方案设计,包括商业模式设计,之后进行“3-N”的复制,避免盲目投入。

探索新商业闭环 5G投资回报与4G相当

华纳国际在5G发展的种种挑战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投入产出的回报问题,如何形成良性的商业模式迫在眉睫。

图站酷海洛

华纳国际从投入侧看,根据招商证券预计,国内三家运营商在5G周期,对基站等基建项目的总投资额为1650亿美元,总规模增长约50%。邬贺铨就谈到,我国4G建设从2013年起到现在经历7年投资,目前4G用户已占全网移动用户的80%。5G的建设如果要达到4G的用户规模,投资将需要8年甚至更久。

再看收益,目前韩国5G用户的ARPU值比4G增加37%,来自消费者用户的收入方面估计将超过4G。“事实上,即使在韩国5G的超清视频VR、AR,室内定位车联网等业务,还未规模化展开,如果考虑这些新业务,5G消费者业务收入将是4G的两倍以上。”邬贺铨说道。

在他看来,从长远看,5G的主要收入来自政企客户。未来5G的计费标准要从流量为主发展到基于时延、优先权、可靠性、价值等。政企客户所贡献的收入有望达到消费者业务收入的三倍以上,“综上所述,5G网络成本是4G的4~5倍,运营收入将超过4G的6倍,可认为5G的投资回报状况与4G相当。”

相比去年,今年厂商们也更关注新的商业模式探索,探讨新的定价方式、商业闭环。

比如华为就认为,5GtoB特别是要做好“价值定价”,过往在ToB领域一些“联接服务”仅依靠“成本定价”的方式,没有做到合理的价值分配,甚至出现价格战,是产业一起走过的弯路,5GtoB必须要有合理的“价值定价”才能形成创新的牵引力,有效推动商业生态的正循环,卷入更多参与者。

华纳国际华为中国运营商Marketing部部长刘西恒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在具体的项目实践过程当中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第一种是SLA保障模式,比如一个车间,房子里面要求每个位置需要提供的带宽是多少,时延是多少,它在每个位置明确要求的情况下,需要保障指标能够达到要求才能够正常工作。因此SLA保障是非常重要的商业模式,它不只是5G连接而是一个服务;第二,就是增值化服务,提供10毫秒时延与提供20毫秒时延,成本是不一样的;第三是我来提供5G解决方案,同时有生态合作伙伴,它的软件、终端、应用,跟基站之间匹配,再跟我的MEC结合,可以快速地帮助行业客户把业务开展起来。”

同时,华为认为,5G的发展不能“单打独斗”,一方面是技术需要协同,今年华为提出5“机”协同,就是指联接、AI、云、计算、行业应用的产业协同;另一方面是产业上下游的生态协同。

华纳国际去年5G牌照发放,商用开启,这一切只是5G行业的起点,随着标准和网络推进,以及国内新基建的提出,5G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而行业也需要持续的创新来落地。

 返回21经济华纳国际>>华纳国际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乘风破浪的姐姐研究生招生信息网胡彦斌疑怼郑爽奔跑吧先导片武汉新增确诊5例